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诗文 > 正文

大风居印话(一)
2012-12-04 10:20:2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大风居印话(一)许栋1、亚禽氏、瞿甲及子亘□□,三枚商代铜质玺,出土于安阳殷墟遗址,古朴、空灵。蒋介石携至台北,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亚禽氏部落之图腾符号。其神秘气息令人浮想联翩。亚字形取自甲骨文和金文...

大风居印话(一)

许栋

1、亚禽氏、瞿甲及子亘□□,三枚商代铜质玺,出土于安阳殷墟遗址,古朴、空灵。蒋介石携至台北,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“亚禽氏”部落之图腾符号。其神秘气息令人浮想联翩。亚字形取自甲骨文和金文之造型,独具典雅、遒丽之神韵。此等印式曾被历代篆刻家所借鉴。吾“年三十”一印亦拟之而成。

 

2、印与书画同,绚烂之后复归平淡。乍一看似无妙处,细品之才懂其味。印之上品者,影印后不堪入目,印之下品者,影印后反而可观。印若不从工细而来,徒以表象欺世,方家不屑。有印虽精雕细镂,少有气韵,终为俗物。

 

3、印虽为技艺,但非胸中有诗书,终难免俗。乡里巨来刀法精妙,合今人爱装饰之美癖,朱文印粉丝甚众。今书法之拼接,绘画之工笔描染亦是这般。印人刀味各出天性,刀法或清纯,或浑厚,各如其人。若能得巧,自不乏佳作。

 

4、初学治印,四边完整,用刀随意敲击,曰为仿古破边。哪知击多击少,都难成印。当年乱击残边,回想起来,甚是可乐。

 

5、不习篆书,不明篆之体势。不读印谱,不晓历代印制。不搜古印,不通各家刀法。近有习吴氏石鼓,欲体悟篆书耸拔叠错,生动流转之意。又读《中国历代印风》,叹历代印作之精彩。网购他人之印,观凿石之迹,模仿再三。窃想,若能收集数枚古印当是一大快事。

 

6、二十多年前,友秋涛喜刻印,请学于白凤先生,吾亦喜刻印,与其同去乍浦西大街28号求教。先生神情严峻问:“叫啥”。吾答:“许栋”。先生问:“住哪里”。吾答:“城关酒  弄”。先生面露喜色,“吾老家亦住酒浜弄附近,咱们同姓,是否本家”……

其实,吾家自嘉兴迁居而来,俩许应五百年前一家也。后又多次请教,并有信札往来,先生信札至今珍藏,只可惜先生绝技吾等天资恐难学到。

 

7、大约九八年,吾刻字作品在道厚先生指导下,省展获奖,倾慕已久之刘江先生为吾颁奖,激动不已。后于展览现场请其点评,并与先生合影。八年后,又有幸调入其师陆维钊先生之纪念馆。出版篆刻集又获先生题签,感激之情难于言表。

 

8、自网上与车车相识,算来亦有八九年之久。其妻平湖人也,善歌唱,赵乐门生。其每年回平,必与吾等一聚。非同吾儿,与其亦甚投缘,时常以其所教耍宝。车车治印,号“快刀手”,嘎嘎数十响,急就一章,时出奇趣。吾私有五枚,传于儿孙,岂不乐哉。

 

9、建华兄江西篆刻中坚,中书协研修班之同学。培训间随刚田先生,常请益,艺日进。吾印弱,唯有与刚田先生握手合影之份。去岁,吾院与书法杂志联办“百强”。遇刚田先生,又与其握手,第二次握手分外亲切。

 

10、近多有刻大印,大印难于小印,大印字多者虽难,字少者更难.

   

11、古印材多为铜玉,坚硬非文弱书生所能自镌。自元末明初煮石山农花乳石刻印始,收藏印石者不乏其人。吾友吕峰善篆刻又痴于收集印石,把玩奇石是其一乐。周红者,海盐人,书法过人,近又始喜玩石,闻吾友爱石之名,特来访友。把酒言欢后,至其居所,友吕峰一一展示其珍藏。吾不胜酒力,于旁沙发昏睡,未能品到佳石是为憾,下回补之。

 

12、张索者,浙江篆刻届之翘楚,坚守汉印之勇士,也有贬其少变化者,我不以为然,其印细微处见精神,要慢品。杭第三次相遇,正逢其获奖之喜,又新晋温州书协主席。其精神矍铄,水平人脉两全,必然成就大事也。

 

13、书法如篆刻切笔而为,山东日照刘一闻者,嗓音浑厚,声音洪亮,善歌唱。书、画、治印清逸典雅,古意盎然。沙老曾曰其篆刻“心手双畅”。其凭其出色之篆刻,以初中文化程度全票通过副高职称之评定,传为佳话。吾曾多次聆听其课,并有共进晚餐同室KTV之幸。

 

14、“张琴和古松”圆朱文一印,吾印象深刻,初见以为古印,温润古雅,然作者与我同龄,乃杭州王义骅也。其此等年龄居然有此本事,嫉妒啊。2005年,吾于省中青展获铜奖,去省书协取作品集,与其初识。后又多次去杭办事,匆匆与其握手。今年,吾单位承办省书协活动,再遇,同事其事,遂熟络。

 

15、葛书徵生前曾亲手钤拓印章于一扇,该扇一面钤“笔歌墨舞”白文印,拓其四面长款,盖邓石如之精品。另一面钤拓两钮赵之谦的精品,即朱文“镜山”与白文“何传洙印”,共有七面拓款。不论印面与边款,都是十分佳妙。其边款之字口十分清晰,一般印谱决计到不了这么精细的地步。葛氏过世后由其夫人赠送于陆维钊先生。先生又转赠其学生,并在每一面都用蝇头小楷为学生题写题跋,兹录其文如下:“此葛君书徵钤拓精品。葛氏累世鉴存宋元以来名印甚多,今不知散佚若何。检兹手墨,不胜宿草黄烟之感已。维钊记。“葛君故后,其夫人赠余为纪念,今以转贻乾良兄,庶物归于所好也。微昭。” 葛书徵年青时亦刻印,然所作不多,作品面目近明清风格。葛氏对自己作品不甚满意,故后不再制印,以集藏、研究典籍与金石为务。凡古玺、汉印以至明清以来著名篆刻家的作品,无不着意收集。又常购买上等印石,付润请当代名家刻为自用印。仅吴昌硕为葛氏所刻印,就有二十余方之多,期间不乏精品。吴氏以外,如钟以敬、叶潞渊等,不下数十家。

 

16、李平创建之《中国篆刻网》受全国篆刻界关注,资料信息详备,吾平时喜浏览之。每浏览其网站时,总会想起,吾曾于零二年建《三喜堂书画网》,后改《中青年书画家论坛》,最多时注册会员亦有数千人,当时与李平曾就网站建设有心得交流。后吾因患颈椎之病,几近晕厥,无法上网而网站不得已停办。若能坚持至今,论坛亦可能有其影响。

 

17、在時尚魏晉時,老愛師獨鍾愛明清調,並深研之,書法作品直追明清前賢。其篆刻又獨闢蹊徑,不翻秦漢陳貨,引青花紋樣線入印,所作之印氣息綿長,品來如茶,非酒可比也。吾有老愛師所刻“精氣神”一印,邊款曰:用青花紋線筆意作,老愛。賞之不禁想起周傑倫“青花瓷”一歌,特喜歡。

 

18、我市承办省书协主席团会议等活动,金华书协张哲民参加会议随身带来金华书协会刊一箱,分发与会者。我亦得一册。翻阅间,见“芙蓉印社”专题,其间有平湖马明中先生、海盐吴雄飞先生之佳作,两位与我熟识,都毕业于浙师大,在校时加入“芙蓉印社”。“芙蓉印社”为我国首个大学生印学社团,也是我国较早成立之民间印学组织。成立已二十多年,社员逾五百。吾胞兄树有风亦毕业于此大学,为其校诗社一员,在校时与季惟斋因诗而交好。当时来平,与我亦有一面之缘。在会刊之六十二页有其《今日书道不振作之由》一文。文中曰:故今之号为儒者,或不怀邦国之念,或不通经史之学,或不能诗文之业,其于书道,愈疏离乖违,古文所谓丑怪恶札,恒见于今学者之手。吾以为然。季惟斋先生国学深厚,北大中文论坛有盛名,又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国学。吾求教其作古文之法,先生曰:先通四书五经,立精神之根本。一语点破玄机。

 

19、今复见,文化馆于八十年代举办篆刻培训班之照。当时我是晚间偷学者,照片中不见我。但数位好友与老师当年如此年轻之影像,不禁让我回想当年……嗨,年轻真好。

 

20、吾不善交游,亦讷于言,故择诗书画印寄情。四艺均需师法高古,自出机杼,方能气韵生动也。

 

21、时人篆刻皆思离群,故奇怪生矣。近观六朝、唐宋印亦妙。私以为不独守汉印,或另有一番景象。

 

22、今篆刻者难得秦之奇,汉之雅,非不用功,而是时过境迁之故耳。

 

23、偶于书架上取《全国首届篆刻艺术展作品集》翻阅,有数页信纸至书中滑落,拾而观之。泛黄信纸上,以钢笔描摹数十方吴昌硕、小林斗盦、邹梦禅之印。不禁回想当年,八八年时,初好金石,于工友处借得篆刻集一册,对其中所印之篆刻作品如痴如醉,但苦当时少复印机,便以单位之信纸覆盖于上,逐页仔细勾摹之。省却了购书之费,好不高兴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大风

上一篇:七绝.淀山湖抒怀
下一篇:学《书谱》难得什一